图片展示

广州大源村治水:全民治水 还水于民

作者:广东省生态文明促进会 浏览: 发表时间:2021-07-12 15:34:03 来源:南方日报

流水潺潺,清脆鸟鸣随风而来。在广州白云太和镇大源村,数公里长的碧道,成为村民休闲游乐的好去处,孩童水中嬉戏、老人岸上闲聊。曾经垃圾漂浮、水体恶臭的“黑龙江”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大源村治水是广州水环境治理的一个缩影。细看广州水环境治理实践,不难发现,如何处理“水与人”的关系始终贯穿在治水的全过程中。

人类活动是造成城市水体污染的主要源头。因此,城市水环境治理,不仅是一个水体处理的技术性问题,更是一个自然与人类如何和谐共处的问题,也是一个社会治理的问题。

广州的实践证明,“治水”要先从“治人”做起。从初期通过大力宣传、挨家挨户入户走访,转变市民水环境保护观念,再到设立民间河长、开通治水投诉渠道,广州始终将“人”的要素作为治水的关键,发动全民参与其中。

水清则人和。最近,广州被列入全国首批海绵城市建设示范城市、广州碧道规划和实施项目荣获2021年WLA世界景观建筑大奖“建成类—城市空间”奖和2021年LILA国际景观奖“基础设施类”奖,水环境治理效益日益显现。如今的亲水地段已成为市民休闲和文化、商业、产业兴盛的“黄金地带”。在这座城市,“水与人”的关系也从最初的紧张逐渐缓解,进而趋向和谐共生。

“治水”先“治人”

从产生污染的源头治起

走进广州天河区深涌中支涌,河涌清浅,水中游鱼成群,岸上靠着栏杆所设的石凳上,两名老人家正在歇脚。在2019年以前,中支涌并不是一条明河,而是一条暗渠,各种生活污水直排暗渠,天气炎热时,水体散发的味道散发到空气中。河涌上方则盖着厚重的水泥板,成为各种商铺门口占道经营的范围。

在20多年前,这里也曾是流水清浅的溪流。“在我小时候,我是在这条河里学会游泳的。”珠村实业有限公司城建办公室负责人钟纯斌感慨道,“后来随着村内村民不断增多,从几千人到现在的十万人,生活污水排放超过河流自净能力,中支涌水质急速恶化。”

如何让被污染的河涌重回当年的清澈?“想法是在摸索中逐渐明确的。”广州市水务局河湖长制工作处党支部书记朱文玲说,在尝试了无数治水技术后,他们发现单纯的技术治水治标不治本,“走过弯路后发现,问题出现在水里,源头是在岸上。哪里产生的就在哪里解决,必须从源头治起,从居民家中的生活污水排污、工业排污的源头治起。”

污水是由人的无序活动产生的人为之水,那么治水应治人为之水,而非天然之水。在朱文玲看来,要治人为之水,首先要改变人的行为和想法。“强硬地去做,是行不通的,你需要去说服他、劝服他,让居民理解你的做法,最好能够让他能加入到我们的治水队伍当中来,实现全民共建共治共享。”

揭盖复涌、截污清淤。2019年2月,中支涌的黑臭水体治理工作开始启动。但由于河涌沿岸商铺临涌而建,揭开覆盖河涌的水泥板后,河涌便与商铺紧邻,影响商铺生意,且铺设截污管道需进入村民家中动工,甚至改变村民家中格局布局,给村民生活带来不便,部分村民并不理解,也不愿意配合。

钟纯斌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我们一方面挨家挨户进行宣传发动,劝说引导、为村民描绘河涌整治带来的环境改善、耐心解释,一方面也发放通知书提醒居民尽快搬迁,动员居民配合河涌整治。”

珠村村民潘志球是较早配合揭盖复涌、排污管接管工作的村民之一,他回忆:“当时区里、街道、村里每天都会到居民家里做思想工作,而作为生活在河涌沿岸的居民,在日常生活中也感受到河涌环境恶臭带来的不便,所以很快也选择了配合。”在一批村民的配合下,中支涌分段揭盖、清淤,环境的改善进一步带动了更多的村民参与其中。

现今的中支涌沿岸,形成了一条骑楼沿涌人行通道,河涌上架设的便桥将人行通道与河岸另一边的主干道相连,人来人往,人气兴旺。“以前沿河涌的窗户都是不打开的,现在晚上居民都愿意到河边来走一走、坐一坐。”钟纯斌摸着岸上的石栏杆抬头看向对岸的居民楼,“河涌整治后,居民收入也上去了。原先一房一厅几百元的租金,现在能够租到1500多元。环境变美了,村民也更主动珍惜和保护河涌了。”

建立长效机制

形成全民参与治水格局

当河涌通过治理褪去恶臭,如何维持巩固治水的效果是下一个要面对的问题。不仅“治水”需要调动群众,“护水”更需要依靠人民。

近年来,广州践行着“开门治水 人人参与”的理念,主动吸纳、鼓励公众参与治水、护水。从2017年7月提出民间河长制以来,广州如今有逾万名民间河长活跃在护河一线,自发、自愿、自费巡河、护河、治河,成为守护河涌的民间力量。

在天河区,车陂涌是区内流域面积最大的河流,沿涌而兴的车陂村,每年端午都会在涌上进行龙舟赛。“不趁车陂景,不算扒龙舟。”车陂村龙舟,是广府龙舟文化的典型代表,而广州市天河区车陂龙舟文化促进会党支部书记苏志均,正是一名守护车陂涌的民间河长,曾被评为广东省十大最美民间河湖长、广州市优秀民间河长。

作为土生土长的广州天河车陂村村民,苏志均对车陂涌有着深厚感情,他的大部分童年回忆都伴着端午的龙舟鼓音,对护水行动更是有着巨大热情。苏志均表示,他隔三差五就会出来巡河,但守护珠江水仅靠一人之力是不够的,还要依靠更多群众的力量。于是他结合当地特有的龙舟文化,先后发起成立“车陂龙舟文化促进会”,12个龙船会的每条龙舟上都建立起党小组,他们都是“龙舟志愿队”,坚持开展巡河活动,履行“民间河长”的职责。同时他还开设了微信公众号“车陂同舟”,开展多样治水活动带动市民参与治水护河。

通过技术上的控源、截污、清污分离治理车陂涌,辅以民间河长巡河护河的力量,车陂涌实现全面消除黑臭,周边的生态系统得到了根本改善。时隔40年,车陂涌重现夜晚流萤飞舞的景象。

截至今年5月,像苏志均一样的民间河长,广州已有11262名,他们其中既有党员,也有企业主、志愿者队伍、学生群体、热心市民。当然民间的监督力量还不止于此,《广州市违法排水行为有奖举报办法》鼓励单位和个人积极参与黑臭水体治理工作,5类违法排水行为纳入举报有奖范围之中,举报人最高可获得100万元奖励。

去年,广州治水投诉微信公众号共收到投诉1457个,其中的1324个已经解决,已处理投诉达九成以上,投诉主要以排水设施类,垃圾类、工业污染类为主,另外少数是违章类、设施安全类、“散乱污”、农业污染类和水质安全类。在巡河覆盖不及的时间和河段,群众线索举报成为管河护河工作延伸范围更广的触角。

还水于民

“碧道+”凸显治水效益

自古,人类逐水而居。人因水而聚,城因水而兴,“水与人”的关系是相互的。水环境提升带来的不仅是人居环境的改善,亲水地段也随之成为文化、商业、产业兴盛的“黄金地带”。

在今年的WLA世界景观建筑大奖中,由广州市水务局和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组织实施和申报的《广州市碧道总体规划和实施》项目从全球400多个参赛项目中脱颖而出,斩获“建成类—城市空间”奖。

这是一份来自国际的肯定。因地制宜、多元共建,广州的碧道建设在生态优先、安全为重的基础上,探索“碧道+”的多元融合模式,在万里碧道上实现治水治产治城相协调的水环境治理模式,让群众充分共享治水效益。

步入天河区猎德涌,由猎德岭南园林文化和龙舟文化相结合的“猎德八韵”成为河涌的八个标志性碧道节点,昔日猎德村龙舟庆典的“碧波争渡”、以千年古树为载体的“榕影画堤”、以猎德村复建祠堂为载体的“古祠醉影”……一系列文化景象在猎德涌碧道中得以重现。

白云区的新市涌萧岗段碧道则结合了当地的特点和周边环境,规划设计成具有岭南特色的碧道,规划建设了公共服务广场、滨水景观区、骑楼商业街、文化体验区多个功能区。同时以河涌碧道为轴,全面提升周边综合环境,向外拓展周边物业改造,为白云区核心区落户企业提供完善的生活后勤服务,提升竞争能力,吸引企业进驻。

海珠区的阅江路碧道上建设有水道、漫步道、慢跑道、骑行道、有轨电车道等无障碍通道,“五道”上又设置亲水平台、草坪广场、林荫儿童活动场、桥下极限滑板运动场等,成为市民亲水游憩、健身休闲的公共开敞空间。

不难发现,亲水碧道功能不断开发完善,碧道既可成为广州岭南文化的载体,也可成为公共服务空间、市民运动健身场所,“碧道+”的内涵在探索实践中被不断拓展和延伸。

在从化,鸭洞河碧道建设就把握住了生态小镇建设契机,建立了“政府投入+企业养护+村民参与”的三方共建共治共享模式,将附近5条村600多亩闲置用地盘活,提供100余个就业岗位,带动当地村集体年收入由30万元提高到90万元。目前,小镇已进驻生态设计企业84家,建成全国首个生态设计产业集群,预计年产值可达50亿元,年税收2.5亿元,成为“碧道+乡村振兴”的典型案例。

治水为民,也终将“还水于民”。让“水与人”的关系从互斥走向互利、最终达成“人水和谐”,治水之道方能长远。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好文推荐
已有6人推荐

广东省生态文明促进会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4 .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4179号-1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