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分类标题

泾源三关口:矿山变青山

浏览:106 发表时间:2020-08-05 14:11:15

泾源县六盘山镇三关口,窄窄的峡谷被一条河、一条路占据,车辆谨慎前行,泾河支流——颉河款款东流。

脚下的绿色是清淡的。树是新栽植的,枝条短小健壮。草是人工新播种的,先种的嫩绿,后种的正破土而出。石坡、石坑、石壁映入眼帘,采石矿区的轮廓隐约可见。

每次路过三关口矿山治理区,路满刚都要多看几眼,这里是他“曾经打拼过的窝窝”,一不小心就会想起过往。

 石头变成金

三关口位于宁夏和甘肃接壤区域。山体石质优良,交通便捷,水资源丰富,衍生了33口石灰窑、25家石料场、2家大型水泥厂,500米长的黄金地段有12家企业在开采。所产建材广泛用于机场、高速公路、民用建筑等建设之中,固原市80%的石料等产自三关口。

路满刚是2004年到三关口开办采石场的。

当时,基建工程多,房地产热,需要大量石料。一些人涌到三关口开山采石,一个山头就是一个采石场,一个石坑就是一家石料企业,烟尘飞扬,山体疮痍,河流污染……

路满刚先是承包别人的采石场挣点小钱,后几经周折有了自己的采石场。经过近10年的摸爬滚打,他意识到,这种无节制的野蛮开采终究不是个办法,得守法按标准开采。

为确保安全生产万无一失,路满刚24小时守在采石场,按照“谁开采、谁治理,谁破坏、谁恢复”的要求,用废石废渣堆山填坑,拉来黄土覆盖种草木,按照标准规程进行台阶式开采……路满刚成为三关口矿区规范化生产的带头人。2016年,全区矿山安全标准化生产现场观摩会在路满刚的采石场召开。

那时,路满刚的微信名叫“石头变成金”。“那几年确实挣钱,石头都称着卖钱呢,炮一响,碎石机一动弹,就有钱进账。欠账几百万元都不愁,因为有来钱路子。”路满刚说。

2016年,路满刚花120万元收购隔壁石料场,花280万元购买了一台新碎石机,还赊了一辆越野车,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番。

不负守关人

2017年9月20日晚,路满刚正给工人布置第二天的生产事宜,泾源县国土、林业、安检、建环及六盘山镇等单位20多名工作人员来到采石场,当场下达了关停拆除采石场的通知单。

借助“绿盾行动”的东风,泾源县全面打响自然保护区生态治理修复攻坚战,对在自然保护区以及保护区外2公里范围内的所有涉事企业进行整治,三关口矿区是重点整治区域。

当晚,路满刚一夜没睡着。“这些年没黑没夜地打拼,还有几百万元外债……哭得都没眼泪了。”

那一夜,三关口石料厂的老板们彻夜难眠。

天亮后,有老板组织工人阻挠拆除设备,有老板组织工人上访,有老板雇上百人阻拦工作人员进场……

泾源县三关口矿区整治工作组逐户给企业做工作,讲政策,说理念。“我们跑烂鞋底子、磨破嘴皮子,老板们依旧抗着不拆,突破口迟迟打不开。更甚的是,有老板扬言要对工作组领导及其家人进行人身攻击。”六盘山镇镇长古学宏说。

9月30日,工作组找到路满刚:“老路,明天拆你的厂子,有啥想法吗?”

“没啥想法,拆吧。”路满刚已经想了10天,也想通了。“这是国家大政策,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六盘山,必须牺牲个人小利益来支持生态保护大局。也有老板煽惑我去上访闹事,我跟他们坚决不掺合。”

就这样,路满刚成为三关口矿区第一个主动拆除采石设备的老板。“我是雇人拆的,我自己下不了手。看着自己置办的设备被活生生拆掉,心里刀铰似的。”

2017年9月至12月底,泾源县按照“先小后大、先无后有、先易后难”的原则,采取“一企一案一策”的办法,通过联合执法、综合整治,拆除三关口违规设施30处,整治率达99%。

2018年,清理石料开采加工区域407亩,搬迁村民130户,并对重点区域进行生态恢复治理,完成一期治理95万平方米。

2019年针对最难啃的硬骨头,通过法律和政策手段,与企业密切对接,最终分别于11月11日、28日与六盘山水泥有限公司和长征水泥厂签订拆除协议,12月31日完成所有地上附着物的拆除工作,解决了多年来想干而没有干成的难事。

有人赋诗:“六盘起尘烟,三关有疮痍!虽挑千斤担,在尽应份责。今有壮美景,不负守关人!”

矿山变青山

路满刚拉着设备从矿区撤出时,给古学宏撂下一句话:“我等着看你们咋在石头上栽活树,看你们咋把烂河、石崖变成绿水青山?”

古学宏知道这是路满刚的赌气话,但这正是恢复矿山植被的难中难。

泾源县筹资5600万元,采取先易后难的步骤恢复矿山植被,全面推进山水田林湖草柔性治理。

先对矿山脚下及比较平缓的区域进行整理,用废渣碎石填平“天坑”,堆成小山包。从5公里外拉来黄土进行覆盖,适地适树栽树种草。“为了抓住绿化的最佳季节,几十辆机械、上百号人连续作战近2个月。”古学宏一想起那热火朝天的场景就感慨不已。

这是三关口生态修复的一期工程,完成生态修复面积1566亩,拉运各类土石127万立方米,栽植各类树木16万株。

颉河三关口段曾被矿山废弃渣石侵占,河道变窄,河水浑浊,引起泾河下游市县不满与投诉。

治理中,泾源县清理乱石,拓宽河道,治理河道11公里,形成水面面积9万平方米。同时,沿着河岸适时栽植了芦苇、荷花等水生植物,投放了田螺、鱼苗、微生物等水生动物,逐步形成自我净化、自我循环的水生态系统。

“现在,许多经过三关口的人都会停车,走上木质廊桥,看山看水看治理美。更重要的是,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担心汛期发大水造成洪灾。”矿区治理,在古学宏看来初见成效。

咋能在石头上种草栽树?

泾源县通过招标,请专业团队通过山体挂网喷播技术种草栽树。

先把专用铁丝网格铺挂在石壁上,再把拌和十几种草木籽的特质泥浆喷在网格内,厚达十几厘米。为防止天旱草木成活率和生长率不高,又把水引上山,滴灌滋养27万平方米草木。

如今,路满刚经过三关口时,有时也忍不住停车看看。河水连跌6级成瀑而流,草木的绿自山下向山上由浓变淡,石坑已被灰条、格桑花覆盖,石坳里松树苗顶出嫩黄的芽,直立的石壁已挂网,有草尖花芽顶翻浆壳……鹰隼从空中寻找绿地里的地鼠,灰鹤缓缓从半山腰飞过。

“治理得还真好!”路满刚在心中点了个大赞。

他早已把微信名改为“上善若水”。

相关资料:

  三关口位于县城北30公里、六盘山镇三关口村。三关即习惯上说的西越六盘必经六盘关,南逾陇山必达制胜关,北出塞外必过瓦亭关。据此三关为东进关中之口,后人称三关口。三关口古名弹筝峡,又称金佛峡。三关口历史上曾是重要的战略要地,而今西兰公路穿峡而过,峭壁青翠,山光水韵,别有情趣,是怀古凭吊的去处。相传当年杨六郎、杨七郎镇守三关口布阵摆将,当地百姓为纪念杨家将,1985年已修建六郎庙(包括六郎殿、七郎殿、关公殿)。

(来源:央广网 记者:王玉平)


广东省生态文明促进会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4 .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4179号-1